logo

大发手机黄金版网址

文章详情

倾向于无神论者的请进

分享到:
作者来源: 未知 ????? 发布时间:2019-04-12

  有的人满口地说什么:你看不见的东西并不代表它不存在.很多东西用科学都解释不了,科学的力量是极其有限的.等等诸如此类的论调.我觉得他们说的根本没道理,科学解决不了是因为我们...

  有的人满口地说什么:你看不见的东西并不代表它不存在.很多东西用科学都解释不了,科学的力量是极其有限的.等等诸如此类的论调.我觉得他们说的根本没道理,科学解决不了是因为我们的科学还不够发达.再说了,如果真有鬼神,它们的力量也无法与人类的相比.顶多也就是干干吓唬人的勾当!

  他们应该扪心自问,他们哪一天的生活离不开科学?他们用的电脑玩个,用手机发个信息,开着车去上班,哪样离不开科学?就连上个网发个迷信的帖子也完全是依赖科学啊.我们整个社会能发展到现在不也是以科学为基础的嘛!

  我的问题是:为什么有的人就喜欢那些东西?而且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,好像他们所相信的东西有多伟大似的.展开我来答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个人是倾向于唯物论和无神论的,怀疑轮者,你也可以称我这种人为不可知论者。

  否则科学就变成了名为“科学”的宗教。所以现代人要学习科学知识,更要明确、秉承科学的精神本质,去怀疑、去研究、去求证……对于无法研究、证明或者证伪的事物,科学不发表任何评论。

  2、因为上一条,所以科学对宗教保持缄默。因为宗教不属于可以研究、证明或者证伪的范畴。成功的宗教立论于来世,但是我们没法研究来世……所以宗教对科学而言属于不可证。无论用我们现有的任何物理手段或者逻辑思维推理。

  所以科学与宗教并没有本质的、你死我活的矛盾。所以很多大科学家都有宗教信仰。

  3、我们无法证明神不存在,也无法证明神存在……所以对于我这种崇尚理思维者,对所有“主义”都报以怀疑的论调,个人是比较悲观的人,不认为我们人类能了解宇宙和世界的本质……所以我一直秉承不可知论。

  4、说不清、没法证实或者证伪的事情,没有必要讨论,浪费精力能量而已。理者要坦诚的承认人类自身的渺小与局限。

  不要和教徒辩论,这是很傻的行为……宗教有自己的逻辑体系,他们拥有让所有不合理变成合理的外挂——“神意”,你硬要和教徒辩论除非你用他的逻辑来驳倒他,否则你不会有任何胜算。而他们很快会修复这个神学漏洞。

  神是否存在?这是宗教的关键问题。如果没有神,宗教便成了人为的把戏。以下我们尝试探讨几个显示有神的论点。

  人不分善、恶,都有良心。虽然我们对善恶的定义未必一致,但“行善!避恶!”或“善要行!恶要戒!”这原则,却是无人不遵守的。我们做了自认为是善的事,良心就会夸赞;做了自认为是恶的事,良心就会责备。有些人甚至为了追随良心的呼唤,而置死生于度外。更奇怪的是:无人能够真的“埋没”这个良心。即使大奸大恶的人,也无法完全压制良心的抗议。良心是那样地独立于我们主观控制之外,每当午夜梦回,或在面临死亡时,就是最恶的人,也难逃良心的谴责。

  这个良心的来源就是神。梵二说:“在良心深处,人发现法律的存在……这法律的呼声告诉人应当‘好善、行善、戒恶’……人拥有天主在其心内铭刻的法律,而人尊严就在于服从这法律(即按良心的驱使去行事)……良心是人最秘密的核心和圣所,在这圣所内,人独自与天主会晤;而天主的声音,响彻于良心至秘密的角落。”(现代.16)

  有果必有因;但世上的一切因,都必然同时也是果。例如某鸡是某蛋的因,但该鸡本身同时亦一定是另一只蛋的果。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呢?你可以说,它们都是慢慢进化出来的。但如果你坚持一直推上去,你必然要承认有一个开始:生命应有一个开始,或者物质应有一个开始。这个一切因的因,一切都是由他而开始的第一因,便是神。他本身只是因,而不是任何因的果,因为他是第一因。

  你可以说:宇宙也可以是永恒的、无穷的;它不必有因,它自己就是因。但根据科学上公认的热力学第二定律,如果宇宙已存在了一段无穷尽的时间,它应该已达到一个“平衡状态”,即是说:在宇宙中,所有分子、粒子都已平均地分布,宇宙中应该再没有、星系或星球,而只是一个冰冷的、黑暗的、没有运动的、死的宇宙。但宇宙仍在运动、仍在扩张、仍是热的,所以它不可能已存在一段无穷尽的时间。换句话说,宇宙是有开始的。

  又根据天文学家的发现,我们的宇宙现在正在向所有方向扩张或扩散,好像一个吹气的气球。如果你把整个过程像电影般“倒后”,便会回到一点,那就是大约于二百亿年前发生的一次宇宙“大爆炸”。这便是宇宙的开始。

  如果连宇宙本身都有开始,它便需要有一个无时间的、永恒的、没有开始的、不必其他原因的神去创造它,使它开始存在。

  太阳的表面有华氏一万二千度的高温,但地球和太阳的距离,却恰好可以使地面上的生物得以生存。如果和地球的距离近一些(例如相距五万哩),由于两球间的吸力加大了,地球的潮水便会汹涌澎拜,而使地面每天水浸两次,淹没了陆上的一切生物。

  至于四时的代序、地球上生态的平衡、种瓜得瓜等的规律……都是奇妙的、和谐的,甚至是充满美感的。但你仍然可以说,它们可能都只是偶然。不过,要说宇宙的秩序是一种偶然,就好比说:某次有一个排字房的铅字架倒翻了,排字工人把铅字拾了起来,刚好就排成了一本书。这未必无可能,但我们宁可相信,这本书是某个人智慧的成果,而非一堆铅字的偶然组合。面对秩序井然的宇宙,我们认为要承认有一位智慧的神去管理和安排,总比承认这一切都是偶然的,更为容易和更为合理。

  许久以前有一出电影叫“梦断城西”(West-Side Story),讲述两帮流氓互相斗争的故事,后来愈争愈烈,终至弄出人命。男女主角原本分属两帮,但爱情使他们走近了,而且愿意化解双方的仇恨。但可惜故事的发展,使双方仇恨有增无已,悲剧终于到了无法化解的地步。他们在末了只能无奈地共唱一首歌:何时有一个地方、一个时间,让我们有一个新的开始,让大家互相宽恕、互相扶持、互相爱顾?

  其实,他们心底里所要求的,正是一个美好的国度,一个洋溢着正义、和平的美善之国。那里没有仇恨,没有争斗,只有爱、宽恕和接纳。可惜,直至电影的终场,这个国度始终未曾出现。受苦的人仍在受苦,悲剧只是暂告一个段落,它还在不断的延续下去。城西的梦断了,追求人间天国的愿望,终于还是落了空。

  这个美善之国会出现吗?千万年来,人类年年月月地期待着的美善之国,叫它也好、叫它(Shangri-la)也好,难道就只能是诗人、文艺工作者的幻想吗?如果真的是这样,人类追求幸福的愿望,不就成了一出趣剧、闹剧或甚至是悲剧吗?万物之灵的人类,不是比冥顽的无灵之物更可怜吗?

  如果人生不是一个大悲剧,那么,默示录的话便是一个真正的喜讯:“随后,我看见了一个新天新地……天主要同人们住在一起……他要拭去他们眼上的一切泪痕;以后再也没有死亡,再也没有悲伤,没有哀号,没有苦楚,因为先前的都已过去了。”(默21:1-4)

  当我们说有神的时候,我们不是在说一个哲学上的、理念上的、抽象的神;他也不是一个高高在上,冷若冰霜,无视人间疾苦的神。他是有情、有心,能感受到我们所感受的,能同情我们的神。他进入了人类的历史,分享了人类的命运。他曾降生,拥有一个和我们相同的生命。当我们面对人生的挑战,被压到透不过气来,又感念到人间种种的凄怆、不平、怨愤、是非、罪孽的时候,我们很难没有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的感慨。但那边,那位身悬十字架的耶稣,同时亦在悲痛地哀鸣:“我的天主,我的天主,你为什么舍弃了我?”这真是一位洋溢着悲情的大主宰,深切地领会和感受到人间一切的悲哀和惆怅。这时人类所有的忧愁、痛楚、罪恶和污秽,全都压在他身上。他的最后呐喊,正代表了他承担着人类的一切重担,他终于在无比寂寞和凄凉中死去了。

  如果耶稣就这样地死了,那不过只是众多历史悲剧之一,就如屈原、岳飞、文天祥、苏格拉底、甘地等等一样。但耶稣的死却完全不同,他复活了,他不单是一个伟人,他更是神。他战胜了死亡、痛苦和一切不幸。他告诉我们,我们在世上所经历的一切,都不会是白受的,因为一切都有导向新生命的可能。罪恶、痛苦与死亡并不是那么的可怕,因为复活的生命将会由此而激射、迸发、穿越而出。

  这位有情的主宰其实在告诉我们:世界是有情的、人生是有情的,一切都是有情的。只要我们努力地活,活出他给我们创造的丰盛生命,并在这生命中去接触这生命之主,一切束缚着我们的东西,都会被解除和松脱。那为一切人而预备了的美好日子,是终会来临的。

  我们中国人有句俗话: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这句千古名言,说出事情的因果关系。人种什麼,就收什麼。但是你知道吗?这句话恰好讲出一个不变的生物科学定律:万物繁衍,各从其类。这就是说不同类的物种之间是不能繁衍的。种西瓜不可能得红豆。骡子不会生出小马来。圣经记,一开始就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:“各从其类”是上帝创造万物时定下的法则。可是,从小到大,我们在学校裏只能学习达尔文的进化论。这个进化论告诉我们:人是从猴子进化来的。他说,物种可以通过突变,从低等生物突变成高等生物。而且必须越变越优秀,才能通过大自然严酷的考验而生存下去。进化论是一个假设。因为它无法用实验来验证。现在我想就遗传基因、突变与化石证据的几个角度,来谈论进化论。

  基因是细胞核裏面一种特别的物质,能够把生命的种类与特,遗传给下。这种特别物质的内容,主宰了生命的现象。每种生物的与卵子中,所记载的基因,真是各从其类。人有人的基因。猴子有猴子的基因。鸟有鸟的基因。各不相同,也不可能混杂。这些基因在生物交配时,可以被交换,但是在传给另的过程中,基因本身内容,却保持不变。就像洗牌一样,牌可以交换,但牌本身却保持不变。遗传基因并不是达尔文所想像的,具有无穷逐渐变化的可能。另外,相信进化论的人,原以为生物受环境刺激,会使一些学习到的特,遗传给下。事实告诉我们,外界环境的刺激与选择,不可能带进来任何新的基因。进化论所寄望的,是基因突变,会产生物种的变化。

  近五十年来得病的,似乎比以前更多。肿瘤就是因为细胞内某些关键的基因,受到破坏所引起的病变。这是一个突变的好例子。由於工业对环境的污染,加上大气层被破坏,地球生态中,增加许多致的化合物与放射线,使得生物基因突变的机会大增。1997年美国电视新闻,曾报导说有七个以上的州,发现了一些希奇古怪的青蛙。这些青蛙大多是白或没有颜,有的只有一个眼睛,有的有三个眼睛;有的只有一条腿,有的有三条腿。这些环境科学家不是很高现了生物突变的例子,而是忧心忡忡,认为所看见的,是大自然灾害的凶兆!原因是青蛙的卵与蝌蚪,最容易受自然放射线的刺激而引起突变。突变之后的青蛙,还是青蛙,只不过是畸形的青蛙。畸形的生物,几乎都是劣种,不是残废短命,就是无法生存。要透过突变,由一物种进化成另一物种,真是凶多吉少。再说目前所有的生物基因排列,可以说是相当的完美,改变只会带来毁坏。圣经说:神造各种生物都是各从其类,神看著是好的,不必再改良。

  或许有人会问,细菌突变产生抗药,是否是一个好的突变的例子?首先要知道,那些少数残余的细菌,原先已具有抗药的基因。并不是环境刺激,使它们产生前所未有的基因。这些具有抗药的细菌,可以把这些基因,藉繁殖传给下。但这过程并没有出现新的物种,只产生了新的世系。细菌还是细菌。再说,对抗生素有抗药的新细菌,并不比原先的细菌更能适应环境。一位进化论的学者实验的结果,他的结论是突变种的细菌,比正常细菌还糟糕。细菌突变的例子并不是进化而是退化了。

  至今所有考古学家,还不能在化石证据中找到物种与物种之间突变的过渡生物。这是进化论学者到今天仍不能解决的“缺环”问题。如果从一物种进化成另一物种,需要千万年慢慢逐渐演变,那麼这期间过渡生物的化石在那里?另一方面,达尔文及其他学者,经常发现许多新的生物种类,在某一时期,突然一起出现。而且这些不同的生物,并没有相同的祖先。达尔文在自己所写的“物种起源”的这本书中也说,这些证据如果是真实的话,那对他的学说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。他只能猜想那些过渡的生物,已经消失了。面对这些突然一起出现的新族群,许多现代进化论学者,只好更改原先缓慢进化过程的说法。他们采取式的进化理论,由一物种急速进化成另一物种。硬要把鹿与牛扯上亲戚关系,实在是牛头不对马嘴。哈佛大学的地理与古生物学教授提出了“中断平衡”的理论,来解释这种普遍存在的化石代沟。他认为以前必然有几次自然大变动,触发这些生物种类爆炸似的剧增。可是铁的事实却告诉我们,自然大变动,只能带来毁灭与物种数目的减少。反过来说,所有的化石证据以及物种分类,一直到今天,完全符合圣经创造论“各从其类”。

  那麼人猿化石呢?进化论者主张:人类是由猿猴进化而来的。可是他们却无法找到半人半猴的化石。从达尔文开始到今天,考古学家找了将近150年,仍然徒然无功。结论是到目前为止,古生物学家所发现的化石,都不能证明人是猿猴进化来的。人还是人,猿猴还是猿猴。从来没有人挖掘到半人半猿猴的化石。圣经告诉我们:人是神按照他自己荣耀的形像创造,具有无比的尊贵,远远超过所有的。

  无论从遗传基因、突变与化石证据的任何一方面来看,进化论的假设,都缺乏可信的凭据。太多地方完全是出於人的想像。更严重的,相信进化论的结果,人世间的弱肉强食、自相残杀,强的吞掉弱的,都是应该的,因为那是合理的进化。您想,若根本就没有爱,人间岂不成为地狱?但圣经告诉我们,人不是猴子变的,与动物绝不同类。我们是神的儿女,被造之时,便有了上帝的荣耀与尊贵。在上帝眼裏,不论是贫是富,是弱是强,我们都是独一无二,是上帝所爱的人。为此,他赐下独生子耶稣基督,为担当所有人的罪,死在十字架上。他的宝血洗净我们的罪,使我们与神和好,我们就可一生过快乐平安的日子。上帝爱我们,人与人之间,更应彼此相爱。我们明明是神所创造的,是具有高贵、尊荣与自由的人。为什麼硬要降低自己,说我们是从猴子进化而来呢?

  展开全部:你看不见的东西并不代表它不存在.很多东西用科学都解释不了,科学的力量是极其有限的.等等诸如此类的论调.

  我认为有些东西虽然现在科学解释不了,但并不代表以后不能解决.想几百年前人们都认为地球还是平的一样.世界上真的有鬼神么?我觉得那只是人自己想出来的东西.如果说有外星人倒还可能,毕竟宇宙无边,肯定有其他生命体存在.如果说鬼神是其他的生命形态,那他们就不是鬼神了。而是生物.鬼神的定义是虚无幻想的东西.

  当出现了人类暂时解释不了的现象就会用鬼神来解释.给自己一个安慰.但是当真相大白时,人们才说原来是这样...

  展开全部1989年12月26日,我在密西根湖边的东路旅行,一台铲雪机倒退横挡在我行进的小路上。我当时的时速为45-50英哩,我的1985年福特汽车与它相撞。我被紧急送往密西根圣约瑟纪念医院,急救室的医护人员奋力拯救我的生命。

  当我躺在那里——一个严重快死的身体和一个无神论者的心,发生了一个灵魂出体的经历。我出现在一个无止尽的黑暗地方,没有门、墙、边界,我感觉一个邪恶、冰冷、吓人的生物远远地在我身后。无论那是什么,我不希望跟它有任何牵连。它正拉着我靠近它,我感到极度的恐惧,拼命地要逃离它。

  在这个黑暗的世界,我看见一道大光,我靠近这个光,到一个距离后,我看到了一个形状。我恐惧地僵住,我蹲伏并开始发抖。当我往上看,一个高约6 呎3吋到6呎4吋的人,身穿一件白长袍,系着金腰带,正站在我前面,他拥有超乎我想象的能力。我无法看见他的脸,因为他的双眼有我前所未见、超出日光十倍的亮光。

  我问他是否有,这个人(现在我知道是耶稣)只要说“是”,我就会相信他。但他没有回答,却直接把我传送到。我出现在一个开阔的地方,期待去感觉吹过我周围的风,但没有风,只有福音音乐。我以前从未喜欢过福音音乐,但在那一刻,那却是我所听过最美的音乐。

  我看着四周,看起来像白天,但却没有太阳。当我认为很奇怪时,耶稣出现了,他说:“来看这光。”他领我穿越,他知道我每一个思想。我们并肩走路,耶稣在说话,我从眼角看着他,他的眼睛像红火焰,他说:“不要害伯,我是在灵的形态,就像你也是在灵的形态。”

  我看着我的身体,身上没有任何脂肪,在移动时,双脚是悬荡着,我是飘浮在地面。我往上看,我们正穿越着许多巨大的大楼,那些大楼是如此的漂亮,与之相比,在地上所看见的每一样东西就好象是黑白的一样。每个在大楼工作的人,都显得很匆忙,似乎他们正在等待很快就会有很多人来住。当我们穿越这些大楼,一个工人停下来跟我挥手,我强烈地感觉那里就是他的家。

  我们行进时,耶稣说:“有一个光是你曾经希望知道的。”我看到一个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景像。我看见一个城堡,从里面射出比阳光强一千倍的光,这光是我无法形容的,即使它是如此强烈,却不伤害我的眼睛。它是如此的温暖,我的心中感觉超乎想象地舒服。那是永远常存的,我知道我将永远无法忘记它,如果我住在那里,我也无法将之习以为常。

  我也知道,透过这光,我将永远不会疲倦或生病。我们进入这城堡,在里面的每一件东西都是完美的。我看到很多雕像和画画。当我们愈进到城堡里面,光愈来愈明亮,这是与之前同样的光。当我们走到一个入口处,光变得更亮。我没有看到最里面,我尝试去看在室内有什么,我看到一些椅子和通往上座的楼梯。我看着光的里面时,在一瞬间,我又被传回到第一次耶稣与我相见的地方。他在那里,说:“我是真理、光、唯一的道路。”

  当我经历结束回来时,己经在急救室过了20个小时,我的生命再也不一样了。一个月后,当我完全康复,我委身于基督,我服事他,与其它弟兄姊分享我的经历。那次的一瞥改变了我的生命,我打算回到那里成为被赎回者的一员。

生产实力 解决方案 联系我们
Copyright 2017 大发官方手机客户端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788net
  • e路发在线娱乐
  • 大发888体育投注
  • 肯博88国际
  • ag88环亚
  • 12bet.cn
  • 盛世娱乐平台
  • 真人现金娱乐
  • 伟德官网
  • 亚洲城手机客户端登录
  • 盈禾国际娱乐
  • 月博国际手机版